您的位置: 主页 > 魔道祖师》粉丝人肉事件”和“除掉娘炮论”让

魔道祖师》粉丝人肉事件”和“除掉娘炮论”让

  9月5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女老师因发表了对网络小说《魔道祖师》的不满言论,遭该书粉丝人肉搜索及人身攻击。不堪骚扰的老师选择自杀,经抢救后脱离危险,但攻击者仍“不依不饶”,声称要找到其所在医院,与她“当面对质”。

  这不是今年的第一起网络暴力事件,也不是这两天媒体报道的唯一的一起有关网络暴力的新闻事件。此前一度引发舆论关注的“河南眼癌女童母亲被指诈捐事件”有了后续,小凤雅的爷爷王太友和母亲杨美芹近日已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起诉陈岚名誉侵权,法院立案受理。此前有媒体报道,网友通过短信、电话对王凤雅家人进行言语攻击,小凤雅的妈妈由于精神方面的压力患上抑郁症。

  这是中国网政协频道(《议库》APP平台)小编追踪近期网络暴力事件后的第一感受。

  用“网络暴力”做关键词进行搜索,相关新闻事件比比皆是。批评“网络暴力”的声音也从来没有断绝过。然而“键盘侠”似乎格外的多,在猛烈的抨击声中像杂草一样割完一茬又长一茬。

  1919年4月,鲁迅先生写下了《药》,小说中的“人血馒头”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极具现实意义。围观者愚昧、麻木、无知,对革命者的牺牲无动于衷,令先生痛心疾首。

  然而,先生也许想不到,在一百年后的今天,“人血馒头”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因网络暴力盛行,造成一起又一起的悲剧。

  网名“差池”的初中生是《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的粉丝。不久前,他发现自己的初中老师竟对偶像“颇有微词”,还发表过不满《魔道祖师》的言论。

  为了“维护”偶像,该初中生开始尾随跟踪老师,拍照片、记地址,进而通过电话、网络加以威胁。

  9月1日,一位自称老师朋友的用户突然在微博发文求助,称该老师“情况危急”“现在昏迷,还在抢救”。

  结合持续关注此事的新浪微博认证用户@霜叶 于1日-3日发出的消息,不堪骚扰的老师选择自杀,幸好被成功抢救。

  本以为事情至此已告一段落,然而这位老师的“噩梦”仍未结束。 “墨香铜臭”的粉丝认为老师的自杀是自导自演的闹剧,组织二次人肉,称要前往其所在医院与她“当面对质”。

  小说《魔道祖师》的作者墨香铜臭9月5日回应称,“如果有任何人因为我或者我的作品遭到人肉,经警方查证确有其事,我愿意帮受害者寻求警方和律师的帮助,并承担诉讼费用”。同时,她呼吁:“愿所有人都能远离网络暴力。”

  豆瓣网友RayDQle说:“人类最大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是对边缘人的孤立,是对他人妄加的罪名。”

  今年6月20日,甘肃庆阳女孩儿李某奕因在校期间被老师猥亵,跳楼身亡。在这起跳楼事件中,现场有起哄者,有在快手等平台上进行直播者,评论中还出现了“要跳赶紧跳”等恶毒言论。

  是谁将这个无辜的女孩子最终推向死亡?不要以为围观者没有责任,在雪崩来临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9月初,一篇题为《把这些娘炮们当成四害除了吧!》的文章在朋友圈被疯狂转发。作者公然在文章中说:

  “身为一个男人却像女人一样胭脂花粉,舞骚弄姿,在各类电视传媒娱乐节目上卖弄风骚,污染别人的眼球和纯洁的心灵,

  梁启超说少年强则中国强,很难想象中国的未来是这么一帮娘炮和他们背后成千上万的脑残,如果一个民族的青少年都追崇这么些个娘炮玩意,少年娘则中国娘,少年残则中国残了,这个国家和民族还有未来吗?

  我觉得国家如果哪一天再发起除四害运动,可以把这么些个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拉弓的变态玩意们列为四害之首进行化学阉割,在满足他们内心畸变的同时又为民除害。

  这种把抵制某种类型的男性上升为民族血性、国家形象的逻辑,在小编看来,非常恐怖。因为这样的言论首先就将被批判者和反对者置于不义之地——你反对我?那你就是四害,是你让整个民族丧失血性!

  其次,这些话还暗示:“娘”,意味着女性化、攻击性较弱,不符合所谓的中国人对阳刚男子的定义。如果男性“娘”了,就是向“低贱”性别——女性靠拢,就是自甘下流的意思。

  整篇文章极具蛊惑性:“我看不惯你,我就可以打着为民除害的旗号灭掉你;如果你反对我,你就是不爱国”。

  这样动辄“喊打喊杀”的暴力行径、强盗逻辑和蔑视女性的行为真的是“纯爷们儿”所为吗?

  尤其让人感到恐惧的是,这种公然的语言暴力和威胁行径还有很多“纯爷们儿”连连附和。

  我们需要警惕的是,今天如果你同意“除掉娘炮”,明天就可以“除掉女汉子”,再到后来就可以“除掉一切‘不一样的人’”,那么总有一天被“除掉”的就是你自己。

  还有日前沸沸扬扬的“刘强东涉嫌性侵事件”,结论还未出来,就已经有不良媒体和网友曝出疑似当事女主的大量照片(后被该女士否认为当事女主)。事实上,因美国法律保护个人隐私,当事女主真实身份目前处于保密状态。但这仍然挡不住大量网友的恶意评论。

  而刘强东的妻子章泽天更是遭受无妄之灾。作为被动受害者之一,她却被某些目的不纯的网友百般调侃,甚至把她的照片与疑似受害者的照片拼在一起,肆意侮辱,完全不顾及她本人的形象和心理感受。

  此外,四川德阳女医生遭人肉搜索、卷入舆论旋涡后自杀,涉事的小男孩儿一家又遭人肉搜索。

  演员周海媚和王茂蕾因为扮演反派角色太深入人心,直接被某些“入戏太深”的网友骂到一个退出微博、一个关闭微博评论。

  在微博上拥有近106万粉丝的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姚爱兴在2013年就提出:“微博应该实名认证,每个人都应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为维护网络的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但在很多情况下,公民隐私权意识淡薄,人肉搜索被看作是“以暴制暴”的“正义”手段。网络暴力、人肉搜索不仅超出道德界限,而且已经超出法律界限。

  另外,在实际层面,依然存在追责机制不够完善、证据搜集难度较大等问题,使一部分人肉搜索发起人有恃无恐。

  如何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近期,@共青团中央、@紫光阁 分别在微博的发声值得一看。

  去年5月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人肉搜索”问题作出规定,如明确何为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

  行为人未经权利人同意即将其身份、照片、姓名、生活细节等个人信息公之于众,影响其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向他人提供。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在有关“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中有明确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可视情节处以罚款、拘役乃至有期徒刑。

  包括2013年修改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16年通过的网络安全法在内,多部法律都对个人信息保护作出专门规定。

  正如深圳网警提醒的: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在网络的世界里,请保持最起码的良知。

上一篇:网传“哈尔滨机场恐怖事件”实为机场开展应急
下一篇: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埃及事件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