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孙海潮:国际危害并未因美国改变反恐立场而减

孙海潮:国际危害并未因美国改变反恐立场而减

  自从美国发动全球性贸易战以来,与欧洲盟国关系的发生重大调整,与俄罗斯继续交恶而且程度愈深,对伊朗实施“史上最严厉制裁”并积极准备军事行动,以及对众多国家的内部事务横加指责,世界各方都在为了捍卫自身利益而被动应对,国际好像从舆论层面已鲜有人提及了。英法等欧洲国家相继发生的汽车撞击人群和持刀杀人事件,以及美国连续发生的枪击事件,虽然导致多人死伤,媒体的关注度已明显下降。至于在中东非洲叙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地动辄导致数十人伤亡的恐怖事件,舆论甚至都懒得去评论了。国际难道真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人们好像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1991年年初,老布什总统以执行安理会决议之名,领导几乎所有盟国和准盟国参与的庞大的联军,发动声势浩大的“沙漠风暴”军事行动,不仅把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军队赶回老家,而且将萨达姆苦心经营的数十万共和国卫队彻底摧毁。萨达姆政权得以苟延残喘,不是因为老布什发了善心,而是美国出于战略考虑留了一手。为时半个世纪的冷战刚刚结束,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如日中天又“挟联合国以令世界”。“沙漠风暴”以美国大获全胜而告结束,“零伤亡”,军心大振,民心大振,美国名声大振。继任的克林顿总统率领北约盟军于1999年发动科索沃战争,在对南斯拉夫进行了长达69天的狂轰滥炸后,米洛舍维奇总统束手投降,美国再次大获全胜,兵不血刃,士气大振,声名大振。

  2001年的911事件是美国本土有史以来受到的首次大规模军事打击,被小布什总统视为向全世界推行美国新霸权思想的战略良机。被列为美国的最大威胁,“大中东民主计划”随之出笼。美国再次以执行安理会决议名义,率领北约盟友出兵阿富汗打击“基地”组织。在阿富汗局势未靖的情况下,小布什又决定以反恐名义开辟伊拉克战场,活捉萨达姆并送上绞刑架,完成了父亲的“未竟事业”。

  小布什“保守主义政府”本以为会像前两次战争那样“兵不血刃”,饱受苦难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民会张开双臂欢迎美国大兵,殊不知当即在泥淖中越陷越深,数千名士兵亡命异乡和数万名伤残和数万亿美元的后果是战争狂人做梦也不曾想到的。美国由此从顶峰跌落,也为自己的脖子上套上了两根绞索,国力衰败和国际影响力急降,也是发动战争者始料未及的。

  奥巴马继任后提出从两个战场撤军的设想,竟然得了个诺贝尔和平奖。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就反复指责两场战争是美国国力急衰的根源,他当选后要抓紧撤军和不再与俄罗斯进行耗资巨大的战略对抗,最紧要的是欧洲盟国必须把亏欠美国的巨额“保护费“交足,还必须把以前的都补齐。

  在美国强大压力下,欧洲盟国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提升军费,但“补交实难从命”。特朗普改善对俄关系不但未能如愿,美俄陆海空天军演轮番升级,互逐外交官规模空前,两国关系甚至低于冷战时期。美俄首脑赫尔辛基峰会后,两国交恶愈深。“通俄门”使特朗普亲信接连受到牵连,要么辞职要么受到司法追究,大火已延烧至特朗普家庭成员。

  反恐问题上,特朗普指出,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的决定系错误之举,因为为害更烈,美军处境更恶,百万无辜亡魂和数百万难民使财富聚积宝地的中东地区永远宁日。欧洲成为重灾区。细情不表,因为地球人都看在眼里,明在心里。难民问题还使欧盟陷入严重分裂。英国脱欧的引信便是难民问题。

  特朗普在批评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系错误决定的同时,于去年8月21日发表“阿富汗和南亚新战略”政策讲话,宣布将向阿富汗增兵,而且要求北约盟国同时增兵。特朗普同时宣布将惩戒“反恐不力”的巴基斯坦。

  当初出兵阿富汗时,美国就宣布北约未来的命运与阿战前途紧密相关,阿战是北约开辟的新战场,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特朗普宣布违背竞选诺言向阿增兵,又强压阿政府与当初的死敌谈判。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被打散的“伊斯兰国”组织成员并未被消灭,只是作鸟兽散了,其中不少人跑到了阿富汗,继续与美军为敌。美军也承认,分散行动的更能对付,亡命之徒为害性更大。以不同身份潜回各国和受恐怖意识形态洗脑的“潜在”,已成为一颗颗随时可难引爆的炸弹。

  2017年9月27日,美国防长马蒂斯从印度飞抵阿富汗。飞机刚降落,6枚火箭弹先后飞来,造成1死11伤。10月23日凌晨,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乘坐美军C-17运输机,秘密飞抵“世界上最危险国家”阿富汗,目的只有一个:压阿富汗政府与和谈。因为胜不了又打不下去了。两个小时后便飞往伊拉克,对两个反恐重点国家进行了“一天外交”。此后,美国高官再未去过阿富汗和伊拉克。

  反观今天的阿富汗形势,仍占据着半壁江山,在政府军和美军控制地区仍可自由活动,随时都可发动。在不断发动袭击的同时,还发话要与政府军“停战”,不时使美军也感到“欣慰”。但已明确表示,只要美军还赖在阿富汗一天,就一天不停止抵抗。

  特朗普就任后对竞选期间所做承诺基本上都在兑现,唯独把从阿富汗撤军的承诺转变为增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美国主导的“全面反恐战争”业已失败。实际上,美国“选择性反恐”和“利用性反恐”,所谓的反恐实难取得切实效果。

  美国去年底发表的《国家安全报告》,把国际从第一威胁后移后至中俄和朝鲜伊朗之后的第三位,西方舆论也随之起舞。

  特朗普虽然转了方向,但美国和盟友特别是欧洲盟友的安全环境并未改善,国际仍然猖獗。国际仍然是世界安全的重大威胁,美国的现行政策更对国际安全增添了诸多动荡因素。美国现又在磨刀霍霍,再次自导自演所谓的“化武事件”,以图对叙利亚动武。这次恐怕将会不同于去年和今年因“化武事件”的定点打击,而是要大动干戈了。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也在增加。国际对世界安全的威胁并未因美国改变战略而有所减弱,仍然值得各国高度警惕。

上一篇:不思议恐怖事件《攻铩》10亿福利去向成谜
下一篇:闻所未闻!西雅图飞机被盗坠毁 警方:这不是一起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