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面对天灾人祸艺术家能做什么?

面对天灾人祸艺术家能做什么?

  曾经有位艺术家默然地对我说:“在灾难的面前,艺术家是无力的。”,但是,事实是如此吗?并不是。

  1956年出生于智利的艺术家 Alfredo Jaar,花了六年的时间去调查卢旺达大屠杀。这个开始于 1994 年的《卢旺达计划》,艺术家从受害者的角度切入,试图再现大屠杀的现场。为此,艺术家针对幸存者做了大量的对谈与拍摄,最后制作了 25 件艺术作品,其中包括搜集国际媒体对于卢旺达大屠杀的报道。这系列作品,不仅反映了国际社会对于惨案的健忘,同时,也反映了观者对于图像所呈现的暴力的迟钝,以及当重现悲剧时,图像的无力。

  “我一直关注人的经验与到底摄影可以记录什么之间的断层。对于卢旺达大屠杀事件,这之间的断层是巨大的,悲剧无法完全地被再现。这就是为何,我跟当地人民的交谈,记录他们所说的话,他们的思考与感受是重要的。我发现所谓的真实是存在于那些人的所感、所思与所言当中,而不是存在于图像/摄影里。”——Alfredo Jaar

  卢旺达种族大屠杀(Rwandan Genocide)又称卢旺达内战,发生于 1994 年 4 月 7 日至 1994 年 6 月中旬,是胡图族对图西族及胡图族温和派有组织的种族灭绝大屠杀,共造成 80-100 万人死亡,死亡人数占当时世界总人口 1/5000 以上,大屠杀得到了卢旺达政府、军队、官员和大量当地媒体的支持。除了军队,对大屠杀负主要责任的还有两个胡图族民兵组织:Interahamwe 和 Impuzamugambi,同时大量的胡图族平民也参与了大屠杀。

  《示范》系列是艺术家委托许多其他艺术家(大部分是他的学生)以铅笔素描的形式描画媒体报道当中对于当前游行抗争的作品。这种对于摄影图片的再次描绘,既是对当前抗争的个人图像式的转译,同时也看到不同的人对于同样的抗争所选取描绘的图像的不同。值得深思的是,艺术家在此选用“铅笔画”的方式来再现抗争行为图像,去除了颜色在视觉上的冲击,回到了事件、图像本身所捕捉的瞬间。

  艺术家会在救援黄金时间之后,厘清事实,企及线 日,汶川大地震发生,媒体披露有大量师生死于坍塌校舍之下。震后,四川省政府拒绝公布遇难学生名单。艾未未于 2008 年 12 月 5 日汶川大地震在网络上发起了“公民调查”,号召寻找遇难学生具体信息,包括学校、姓名、年龄、班级、家庭住址、家长联系方式。 该活动的原则是尊重 5.12 大地震中每一个遇难学生,公示遇难者的个人信息,宗旨是事实、责任和权力。公民调查现在所掌握的遇难学生数据是通过知情者无偿提供或志愿者者实地走访、收集所得到的。该活动得到网友的积极支持,有数百个志愿者参与了“公民调查”,最终找到有详细信息的地震遇难学生 5196 名。

  艾未未/念/2010,此作是因为”5·12“而有的作品。《念》制作流程,推友参阅“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选择与自己或亲友同姓氏中的任意一个学生的名字。用电子录音设备录制朗读该学生名字之声,传递音频文件至邮箱,最后由艾未未工作室制作《念》后期。

  5·12汶川地震,发生于 2008 年 5 月 12 日 14 时 28 分 04 秒,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发生的 8.0 级地震,地震造成 69,227 人遇难,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破坏力最大的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1995 年日本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 9 个月后,村上春树鉴于媒体报导多忽略了“个人见证者”于事件经历的主体性,于随后约一年期间内参访千余位奥姆真理教事件受害者、见证者等其中62位。首度尝试记实报导文学作品《地下》一书中对见证者当天的经历、现场行为反应,以及奥姆事件对价值观之衝击进行深刻详实之记载。

  一年后的续作《在约束的场所》则以平衡首作报导的立场与了解施害者可能动机作为探访出发,记述亲访8位奥姆真理教信者的长篇记录。前后两作均为今日参考查阅“奥姆地下铁事件”资料中,以报导文学角度探索奥姆事件对日本国民意识冲击之宝贵作品。

  “在一座巨大坚实的墙和与之撞击的鸡蛋之间,我永远都站在鸡蛋这一边。”——村上春树

  《在约束的场所》,公众认为的加害者 —— 奥姆教的信徒(非案件的实行者,只是教徒或原教徒)的访谈,受访人数较低只有8人。

  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是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最严重的事件,由奥姆真理教发动。事件发生于 1995 年(平成 7 年)3 月 20 日早上,多名教徒在东京的营团地下铁(现东京地下铁)三条路线共五班列车上,同时散布沙林毒气,造成大规模死伤,计死亡 13 人、轻重伤 6,300 人。事件策划者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以及执行任务的 5 名教徒先后被判死刑,惟迄今仍未受刑;另 3 名辅助施袭者则被判无期徒刑。期间曾有 3 名涉案教徒潜逃,最终 2000 年代陆续被捕或投案自首。2012 年 6 月 15 日早晨,日本警方在东京都大田区西蒲田的的一间漫画咖啡店逮捕最后一位在逃特别嫌犯高桥克也,正式宣告长达17年的沙林毒气事件落幕。

  由 18 位亚美尼亚离散犹太人艺术家组成的群展在第 56 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亚美尼亚国家馆亮相,作为对一战时期被奥斯曼土耳其杀害的亚美尼亚人的百年纪念。由策展人 Adelina Cüberyan von Fürstenberg 策划,呈现不同艺术门类的艺术家对于亚美尼亚大屠杀的思考。

  值得一提的是世界知名艺术家阿希尔·戈尔基(Arshile Gorky)是 1904 年出生于亚美尼亚,他亲历这场屠杀运动最终逃往美国,此后在他深受抽象表现主义影响的艺术创作中,均流露出对于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的痛苦回忆。在参展艺术家的作品里,都可以看到阿希尔·戈尔基作品的影子,其中作为亚美尼亚难民后裔的加拿大导演阿托姆·伊格杨(Atom Egoyan)拍摄并于 2002 年 5 月在戛纳电影节首映的电影《阿拉若山》(Ararat)以片中片的方式来讲述亚美尼亚大屠杀,最为动人。导演伊格杨在影片公映时说道:“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依靠的是集体记忆……,在大屠杀之后努力寻求意义和救赎的过程中,艺术扮演着精神的角色。”

  “为了纪念1915年的亚美尼亚种族灭绝行为,亚美尼亚国家馆将提供一个重新思考亚美尼亚观念的的机会,同时拓宽这种思考到身份、记忆、公平及和解的观念中。现在,仍然有很多的斗争在发生”。—— Adelina Cüberyan von Fürstenberg,亚美尼亚馆策展人

  AIVAZIAN Hastaym Yasyorum/I am sick, but I am alive/2014

  亚美尼亚大屠杀,1915 年至 1917 年间亚美尼亚人遭遇土耳其大屠杀。这场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浩劫,在当时的奥斯曼帝国的种族清除政策下,100 多万亚美尼亚人丧失生命。亚美尼亚政府称,1915 年他们被土耳其从东安纳托利亚强制驱逐到叙利亚沙漠的过程中,超过 150 万人被杀害或者饿死。 官方的百年纪念日定在了 4 月 24 日,这一天土耳其开始了对亚美尼亚社区领袖的拘捕,而土耳其从未承认过“种族灭绝”这个术语,但是承认在一战期间,大量的亚美尼亚基督教徒死于和土耳其士兵的冲突中,当时的亚美尼亚处在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控制之下。

上一篇:汽车也有天灾人祸 奥迪A4L泡水车鉴定
下一篇:从7:0中国香港到两场0:0 天灾人祸?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