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母亲:天灾人祸中年时

母亲:天灾人祸中年时

  人至中年,有赞美也有浩叹,有荣耀也有苦难,欢乐与痛楚共分秋色,付出与收获相辅相成。然而对于一个独自撑起家庭生活,只身应对种种难以预测风险的女人来说,人生给予她的往往是更多的负面,特别是处于像“文革”那样腥风苦雨的岁月,作为一家之主,不仅前要为渐已老迈的父母担忧,后为尚未成年的孩子操心,甚至还要为突如其来的厄运所袭扰。

  我娘的中年正是如此,当人祸天灾不期而至的时候,是她用女人柔弱的肩头扛起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

  “文革”那年我十七岁,只是因为向一位有历史背景的邻居借了两本当时遭禁的小说,就身陷囹圄,被专了“无产阶级的政”,并由参加“学习班”升级到隔离审查。娘啊,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柔顺如您者当时怎么会爆发出那么大的能量,您找到专案组,据理力争,再三申明书是您借来的,企图把责任揽到自己头上。歇斯底里的“专案”们哪容分辩。有人节外生枝,说您自己在学校的问题还没有交代清楚哪,竟敢来为儿子翻案,正好两笔账一块儿算。我清楚地记得,那一晚,就在咱家门口,召开了对咱母子的批判会,您被说成是我传阅反动小说的黑后台,是毒害青少年的反动教师。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初生牛犊不畏虎,我大声抗辩:“书是我借的,跟我娘没有任何关系。”批判会主持者闻言大怒:反动小崽子,你还敢狡赖,说着抡起手中的木棍劈头向我抽来,说时迟,那时快,娘本能地举手拦挡,只听“啊”的一声,木棍重重地打在了娘的左臂上,是夜,您疼痛不已,经查,果然是小臂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尽管您坚忍地挨过了那段疯狂岁月,但也无可挽回地留下了终身疾患。

  祸不单行。1976年夏天,就在“文革”动乱未已,唐山大地震发生了,爹在外地被砸成重伤,又是人到中年的娘收拾起这个千疮百孔的家。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们住的虽是百年老屋,可对咱家来说那是爹多方乞求、举债千余置下的“新房”啊。曾几何时,当我们“居者有其屋”的欢欣还言犹在耳的时候,孰料这辉煌基业便夷为平地了。“伤财不怕,老少平安比啥都强”,娘这样说,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在安慰家人。不错,正像您常挂在嘴边的话:善有善报,吉人自有天相。您还记得吗?地震的头天晚上,天气特别闷热,临睡前,您对我说,和弟弟去西屋睡吧。别都挤一间屋了,我应声而去了。后半夜,地震发生之后,奇迹出现了,娘和姥姥在的东间屋就在我平时睡觉的位置,顶破椽断,震下足有千余斤瓦土,人若睡此,非死即伤,而我和弟弟睡的西间屋呢,由于排山柁架塌落,七棵檩条成四十五度夹角落下,我兄弟二人虽也当了一回“出土文物”,但毕竟有惊无险,毫毛未伤。娘啊,我至今都在想,我家历尽天灾人祸,然而却都化险为夷,究竟是有神灵护佑,还是靠娘亲真情。

  老娘寿臻期颐,您的人生大书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太多故事,但悉心数来,唯有这两件事令我刻骨铭心。

  娘是人不是神,那年月也没有什么女汉子,是沧海横流、惊涛裂岸的岁月赋予了您坚如磐石的刚强和百折不挠的性格,是特殊的环境熔铸了您的智慧,也成了我们后辈儿孙可资承继的精神财富!

上一篇:居民遇天灾人祸 临时救助金直接发到个人账户
下一篇:天灾人祸?2名联合国维和士兵在马里撞爆炸物死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